矿视界译文:比特币矿工流浪记

2021-07-26 15:42

加密货币监管促使矿工远走他乡寻找更便宜、更环保的能源地

六月下旬的一个周末,数百名阴郁的比特币矿工挤进了中国西部的一家豪华酒店。他们遇到了一个大麻烦:就在几周之前,中国政府出于对环境问题和潜在金融风险的担忧,开始在境内大规模严打加密货币挖矿。现在这些矿工聚在一起想要弄清楚如何将数百万台矿机运出国外。

矿工们坐在成都盛美利亚酒店大厅里的一排排白色椅子上,聚精会神地听着全球最大的矿机制造商比特大陆高管们的演讲;焦虑地谈论着在当地继续挖矿的黯淡前景;比较着美国德克萨斯州和哈萨克斯坦的能源基础设施。

现场还涌现出了一些提供中介服务的服务商,他们愿意帮矿工与美国、中亚和欧洲的数据中心牵线。他们还警告说,如果大家都盲目地一齐涌入一个新市场将会增加所有公司的成本。活动现场的一张宣传幻灯片上写着:“团结在一起,抱团取暖,向恶性竞争说不。”

▲比特大陆位于韩国的矿场

会议召开仅几个小时后,形势的紧迫性就显现出来了。当中国矿工Alex打电话到成都郊外检查他的机器情况时,他的同事告诉他,地方当局刚刚切断了矿场的电源,所有的矿机都停运了。

“我所有的钱都花光了,机器关机将意味着我每天都在赔钱。” Alex无奈地说道。

中国矿工将被迫放弃丰富的煤炭和咆哮的河流带来的廉价电力,背井离乡踏上寻求电力之路。就像一个多世纪前矿工冲向加利福尼亚和阿拉斯加的金矿一样,比特币矿工现在正在冲向所有他们能找到的廉价、可靠的电力来源地。而他们的目的地选择将对这个强调去中心化的行业至关重要,同时对其他能源消耗行业也会产生很大影响,因为比特币挖矿将要与他们争夺绿色能源。

1、更便宜的电力

比特币矿机当然不会真的从地底下挖出任何东西来。典型的比特币矿场通常是由数千台计算机组成,专门用于运行复杂计算,维护加密货币网络安全。这些计算机堆放在仓库的货架上,并配有巨大的水冷风扇。在中国,这样的仓库通常选址在靠近电源的地方,例如独立的水电站和煤矿附属的火电站,电费约占矿工运营成本的80%。

最先完成计算的矿工将获得新铸造的比特币奖励,在中国收紧对比特币的监管之前,比特币币价在65,000美元上方,目前则已经跌到33,500美元左右。截至去年,全球约65%的比特币挖矿发生在中国。

中国的邻国哈萨克斯坦凭借便宜的电力成为出走矿工的首选目的地。这个前苏联国家电力负荷超过22吉瓦,主要来自煤和天然气。它还与新疆地区接壤,后者曾经一度拥有全球36% 的比特币算力。比特币矿工可以在哈萨克斯坦获得每千瓦时3美分的电力,同时这个国家也足够凉爽,数据中心不需要装空调来降温,这可以节省大约30%的电力消耗。

▲位于哈萨克斯坦埃基巴斯图兹附近的比特币矿场

Enegix是一家哈萨克斯坦的矿机托管服务商,他们在当地建有多个数据中心,矿工可以付费将机器托管在那里。

去年年底,该公司刚建成他们最大的一个站点,一个占地37英亩、总负荷180兆瓦的数据中心。该地区是一个工业中心,由除中国外世界上最大的燃煤发电站提供燃料。

6月之后,Enegix的销售负责人伊万诺夫就开始每天收到四川和内蒙古矿工发来的消息,询问关于搬迁的流程和手续。“我们将从中受益,而这些人已经部署在其他地方的所有基础设施将面临着毁灭性的损失,”他说。

Enegix的客户很快将通过飞机向哈萨克斯坦运抵10,000台矿机,其中包括比特大陆的 S19Pro和MicroBT的神马M21S。从中国陆路运输会更便宜,但路上可能会耽误数周时间,把这些时间用来挖矿就可以弥补机票的额外成本了。

另一家位于阿拉木图的比特币矿机托管公司的经营者Bekbauov最近也同样被消息淹没。

“很多中国人找到我们,想要寻求矿场用电方面的帮助,现在所有闲置负荷都被预定完了。”Bekbauov说。

但哈萨克斯坦的电力潜能是有限度的:根据彭博社新能源财经的数据,在过去20年中,其国家电网仅增加了3吉瓦的负荷,留给新增矿场的闲置资源并不多。Bekbauov现在不得不把顾客拒之门外。

▲Enegix的比特币矿机托管数据中心

2、可再生能源

对于一些矿工来说,迁出中国也正好是一个切换到清洁能源的机会。

很难说比特币挖矿产业到底带来了多大程度的环境污染,但比特币矿场选址的能源供应方式可以提供一个参照。据新华社报道,今年早些时候,在中国西部一个依赖燃煤电厂的矿场,数万台矿机每月能消耗约4500万千瓦时的电力,这大约是15000吨标准煤。放眼全球,比特币矿机消耗的电量与孟加拉国(一个超过 1.6 亿人口的国家)差不多。

虽然其中的一部分电力是绿色的,但绝大部分还是来自燃烧化石燃料。今年早些时候,埃隆马斯克表示,考虑到比特币的碳排放,特斯拉公司将不再接受比特币支付。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规划,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的能源比例需要从2020年的12%增加到2/3,以防止气温比工业化前的水平上升超过1.5摄氏度。包括中国、美国和欧盟在内的世界各国将不得不加快风电场和太阳能园区的建设,以积极实现碳排放目标。

加密矿工也正面临更大的动力使用“去碳化”能源以应对气候变化。今年早些时候,多家加密公司结成比特币挖矿联盟,共同发起了加密气候协议以应对批评,致力于促进挖矿行业转向100%可再生能源消耗。

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虽然很丰富,但随着汽车、家庭供暖和重工业越来越多地转向使用可再生能源,对它们的需求一直在激增。由于拥有充足的水力资源,北欧地区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受欢迎的清洁比特币挖矿地,但今年以来,随着该地区工业用户不断提高产量,水电资源濒临耗尽。

3、监管的担忧

矿工们还希望,不会在一天早上醒来看到他们的业务又将再次被取缔的消息。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矿业公司Bit Digital Inc.从去年10月份开始就将其在中国运营的30,000台矿机陆续转移到北美,因此今年5月的监管打击对Bit Digital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即使在美国,各州之间也存在监管差异。总部位于荷兰的矿业公司Cipher Mining,正在得克萨斯州和俄亥俄州搭建矿场,得克萨斯州是美国唯一一个取消对电网管制的州,而俄亥俄的电价极其低廉且有丰富的低碳电力来源。至于像纽约这样的州,由于立法者已经出台了限制加密挖矿法案,所以没有什么吸引力。

另外场地的气候环境也很重要,极端天气会对矿场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对矿机造成物理损耗。

Bit Digital的一部分矿机被运往内布拉斯加州的一个数据中心,在这里5,000台矿机轰鸣着挖着比特币。“你在这里什么都听不见!” 首席执行官Bryan Bullett在最近一次参观该矿场时大声说到,他身后矿机风扇正在猛烈吹着他的头发。

▲Bit Digital位于内布拉斯加州的矿场

距离数据中心一英里的仓库里还存放着一批来自中国的矿机。机器被装在木货箱里,一直堆到天花板那么高,等待着开箱并投入工作。“看到这些矿机闲置在这里感觉真不好,它们本该插上电赚钱的,”Bullett 说。他估计,将会有超过50万台矿机从中国境内流出。

Bit Digital也曾考虑过在北美之外搭建矿场,但最大的担忧还是来自其他地区的当地法规和政策稳定性。萨尔瓦多总统上个月宣布,他的国家将成为第一个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国家,同时还指示国有的地热能发电公司制定一项用火山能进行比特币挖矿的计划。Bit Digital 的几位高管上月底飞往这个中美洲国家,进行了实地考察,并与总统内阁进行了为期两天的会晤。

▲萨尔瓦多已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把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国家

但许多其他国家的比特币矿工担心,萨尔瓦多对加密货币的热情将会随领导人更迭而消亡。在矿业这样的资本密集型行业里,政策稳定性是十分重要的。

4、电力中间商

除了美国的大型矿业公司之外,还有一些规模较小的中间商在开展业务。

自从5月下旬中国监管信号明确以来,BitOoda的首席执行官Tim Kelly就几乎没有睡过觉。Kelly于2017年创办了BitOoda公司,为比特币挖矿客户提供研究和规划服务。今年夏天,Kelly的每个晚上基本都在与中国矿工通电话。当太阳升起时,他就开始打电话给美国的人,为中国矿工联系建设矿场、规划电力资源、安排矿机托管。

虽然中国的监管暂时限制了比特币矿业,但矿工的痛苦只是暂时的。随着美国等地快速增加的负荷,BitOoda认为比特币算力将继续增长,并在2023年之前恢复到监管打击前的水平。

BitOoda的业务一直在稳步发展。今年5月之前,该公司累计为想要进入美国挖矿的比特币矿工牵线搭桥了大约500兆瓦的负荷。Kelly的不眠之夜让这一数字激增到2,000兆瓦,其中约70%流向了中国客户。

从零开始搭建一个比特币矿场并不容易。Kelly的客户不仅需要电源,还需要建设变电站和变压器,将电网中的高电压转换为可供矿机使用的低压电。设置这些设备都很花时间,在某些情况下要长达18个月才能投入运营。

很多客户都已经付了新机器的定金,并开始考察合适的矿场地址。这一次,他们希望确保矿池选址能是长期的,这就意味着尽量选择可再生能源,拜登政府已表示可再生能源将是美国电网的未来,很多中国客户都愿意为一张绿色许可证支付更高的价格。

“很多时候我们的对话都是从矿场的能源开始谈起的。这个矿场使用什么能源?如果是煤炭,就不要再往下聊了。天然气的话,可以考虑一下,最好是可再生能源”BitOoda的首席战略官Sam说,“这将是比特币走向绿色的重要一步。”

相关新闻